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熊嫕的黑板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问题·故事 连载三 制鞋版师的故事  

2009-03-19 21:44:17|  分类: 设计·原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陆庭——

   

   

    我是一名大一新生,专业是艺术设计学。

    这是我在网上搜的关于设计的故事,作者先介绍了他的经历,再谈了谈他的一些想发,我看了也有些感触,我有些疑问:现在学设计的人这么多,激烈的竞争不可避免,老师,我们现在如何才能在这激烈的竞争中技胜一筹呢?我们现在所学的将来是否实用呢?希望老师能帮我解答我的疑团!谢谢。 

    在滚滚的改革大潮中,制鞋这个庞大的制造业,正面临着生与死的挑战,而作为这个事业引领人的制鞋版师和设计师,他们的路还能走多远呢?作为工作在一线的技术工作者,将讲述制鞋路上的风雨与坎坷……
      1994
年刚走出校门的自己下海来到了广东,那时制鞋技术还刚刚开始,也就是那时自己对鞋才有了初步认识。自己第一个公司是做硫化鞋的,主要是帆布的面料,硫化橡胶的底,就象现在学生喜爱的CONVERSE鞋一样,只不过我们做的鞋全部出口英国。自己在朋友和老乡的帮助下,在针车车间里度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后。调进了技术开发部,在这个拥有整个公司技术核心的单位,自己似乎遇到贵人,又有幸从事了书写制造说明书的工作,面临刚走出校门的学生来说,这是一份荣耀,也是一份挑战,在各个车间奔波忙碌的自己,才开始了解鞋,才懂得什么是鞋,怎么样做鞋,要怎么做好鞋,由于工作的便利,自己有幸的遇到了几位领路人,一位是技术面的总工程师经理,一位是华南理工毕业的开发部经理,一位是化工橡胶部底部的总工程师,在他们的指导下,自己全面了解了鞋,也学会了一般鞋版的设计开发,那时鞋版要手工级放,级放一款鞋要发大量时间,那时版师,设计师的待遇才真的让人羡慕,月薪几百元的自己,那时他们就月薪3千到8千不等,想想,那时的技术版师设计师才是大家的追求对象。那时自己就想成为一位真正的技术工作者。

    由于公司管理的矛盾和管理不善,自己几月后离开了,进入了一家大型台资企业,有幸的是自己再度进入开发中心,并且制做世界上最大运品牌鞋,那时这里的技术版师都是台籍人员,大陆的几个版师也是技术不外流,在这个浩大的技术中心,自己才觉得自己知识的肤浅,这里的制造说明书要求高细全,一般人是没法做的,在不断的学习中,自己也难进入制版的技术核心。后来自己自费进修制版设计,在学校进修中发现,学校的教材和教师也是皮毛式的,少之又少,做手工和皮鞋的多,全是攀帮式的,对一些拉帮式不会做,也不了解。己这时才明白,中国制鞋技术都在大企业里,外面几乎没有。回到公司自己才全心全意的学习一些东西,在这里自己才真正明白世界一流的品牌鞋,他的技术上点点滴滴和一些设计上的窍门,在不断的学习进步中。自己学会了全面制版和一些设计知识,看到一款款精美鞋和配色,自己才知道鞋技术的博大精深。

       一转眼10多年过去了,不知道多少人想做版,想做设计师,可他们的路能有多长呢?许多人学习制版,好象学会了,可只是学会了开版,许多人学会了单一的开版,却不会处理各种问题,也不知道怎么才是好的做法。于是很多技术工作者产生了,在沿海的地方,不知道有多少的版师,设计师,他们没有证明,也没法说自己是版师,设计师,而工厂聘人的做法就是拿一款鞋考一下。于是,谁是龙谁是鱼呢只有天知道。随着制造业的迁徙和转变,许多制鞋版师和设计师面临着转行,失业,有着多年技术经验的老工程师也面临压力,要不就是薪金的减低,要不就下岗转业,而新人的加入,这种矛盾加剧,许多工作面临全面洗牌,现在是沿海的制造业,下次是内地,那么再下次呢,也许不出几年,贸易在国内也许是个好的开始。


      
制鞋版师,设计师之路,在国内还能走多远呢,出路在哪,希望又在哪,大家都值得深思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